欢迎访问刘艳华律师网网站!136 9182 8891(微信同号)
 

导航栏目

Product classification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业务范围 » 股权 » 上篇||滨海新区法院迂君法官:离婚案件股权分割之股权价值确认的困境
上篇||滨海新区法院迂君法官:离婚案件股权分割之股权价值确认的困境
浏览量:478  上传更新:2019-04-23

温馨提示

      法官寄语:股权作为一种特殊的财产形式,在法律适用上,不仅要符合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同时要受到公司法规范的约束。而我国目前的婚姻法和公司法并没有关于夫妻共同股权分割的专门规定,致使法院在实践中对于此类案件的审理无论是在实体法的适用还是诉讼程序的运用,都面临着一定的困难。



案例简介:

佟某与于某婚后共同出资与另外两个股东共同投资组建了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夫妻二人以丈夫名义出资450万元,占注册资金的45%。

此后,夫妻因感情破裂准备离婚。夫妻双方对离婚及其它财产的分割都没什么意见,唯独在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分割上产生了异议。佟某认为公司的45%的股权应当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应当平分一半价值,要么分给她22.5%的公司股权,要么给她相当于22.5%股权的价值,公司现在运营良好,这22.5%的公司股权至少值七八百万元。而于某认为为了让公司盈利,公司的全部资金都投入进去了,现在公司刚有起色,资金比较紧张,佟某要七八百万元纯粹是天价。

在庭审中,被告于某不同意向佟某转让公司股权,其他两位股东也不同意将公司股权转让给原告,考虑到实际参与经营是不可行的,佟某也放弃了成为该公司股东的意愿。

于是,双方在被告应当给原告的股权折价数目上争执不休。

原告认为,现在公司的股权很值钱,原来投入的 450万元,现在相当于1000多万元,她要求一半的价值600万元是很公平的。

而被告却称,从表面看公司经营得很好,但实际上存在不少应收债款和借款,将来公司能否稳定发展也很难说,其实处于亏损的状态。所以,被告只同意200万元的折价。

鉴于原被告双方之间的差异过大,法庭建议对公司资产进行评估,然后根据评估报告依法分割该部分财产。原告考虑到评估期限过长,而且评估的结果也很难保证,因为她自己对公司没有经营,不清楚公司的财务账目,很难保证评估结果的准确性和真实性,不排除评估后是亏损的可能性,评估费用也较高,最后只好接受法官的调解,由被告折价给原告300万元,3年之内付清。






现实困境:

在离婚诉讼中的股权分割中,股权价值不易确定问题尤为突出。首先是立法层面,其次是举证层面。

在立法上,虽然《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十六条为此问题确立了标准,但该条款本身在法律适用上仍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除此之外我国相关立法亦无明确规定。立法的严重缺失使得实践中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依据不足,导致最终的处理结果也大相径庭。对于夫妻共同股权价值的确定问题,我国更是存在司法空缺。

而此类案件的焦点、难点问题就是如何确定股权的价值。股东的出资在公司成立时即转化为公司的资本,公司运营后,资产价值必然会发生变化,股权的价值也随之变化,仅以投资数额进行衡量和确定显然不合理。股权的价值是动态的,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变化,并且根据有限责任公司人合性较强的特点,股权不能自由流通,其价值自然更难确定。而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虽然可以在市场上自由流通,但股票价格受到政治经济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所以票面金额也不能代表实际价格。目前,我国法律对如何合理地确定股权价值并没有作出明确规定,也没有健全的股权价值评估机制,因此在司法实践中,往往因为股权价值不易确定而延误审限,甚至将此问题交由当事人另案起诉。

在举证上,实践中,非股东配偶方欲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而提出分割夫妻共同股权的主张,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对于夫妻共同股权的存在及价值变化情况的举证责任自然在非股东配偶方。但这显然对非股东配偶方极不公平。公司的保密性决定了非股东配偶方并不能像股东那样查阅公司的账簿,以了解公司的实际运营情况,并且由于股权分割往往涉及公司的商业秘密及其他股东的个人财产情况的隐私问题,因此许多公司和股东还以保护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为由,拒绝非股东配偶方的取证,给非股东配偶方提供股权信息带来阻碍。




本文转自“家事法苑”公众号,本文略有删减,仅供交流学习,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