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刘艳华律师网网站!136 9182 8891(微信同号)
 

导航栏目

Product classification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业务范围 » 股权 » 盈合原创|从“全国劳模”到“杀妻狂魔”,葵花药业前董事长关彦斌家族正经历着什么?(上)
盈合原创|从“全国劳模”到“杀妻狂魔”,葵花药业前董事长关彦斌家族正经历着什么?(上)
浏览量:212  上传更新:2021-03-15

关彦斌,1954年10月11日生,1972年参加工作,1976年3月2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大专文化(黑龙江省委党校行政管理专业,1989年7月15日毕业),经济师。曾经在国家机关工作多年,后创业, 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荣誉无数。

 

 (关彦斌个人照 来源于网络)

   

商业版图

1998年,44岁的关彦斌与其他40多位自然人股东凑足近1500万元,盘下濒临破产的国营五常制药厂,改制成民企。经过多年的深耕细作,关彦斌及其团队在五常市建立了庞大的葵花产业版图,并于2014年改制上市,现葵花药业(002737.SZ)已成为国内儿童药领军企业。2018年度,葵花药业有63个产品销售额破千万元,其中11个产品销售额破亿元。

时至今日,葵花药业总市值92.62亿元。


共患难易,共富贵难

关彦斌的葵花商业版图,跟他的前妻张晓兰密不可分。关彦斌和张晓兰都是二婚,关彦斌和其前妻马氏养育了两个女儿,关玉秀和关一, 张晓兰和其前夫生育了一子宋萌萌。


张晓兰认识关彦斌之前在沈阳市政府工作,因为朋友介绍认识了当时还在做塑料厂的关彦斌。双方在接触过程中不断加深了解,互有好感。


1996年,在双方认识三年后,关彦斌正好办完与前妻离婚手续后,张晓兰辞去了体制内的工作来到了黑龙江五常。1998年,当地亏损的国有企业五常制药厂要改制出售,以关彦斌为首的塑料厂团队出资买下了这家企业。张晓兰在政府关系上给了关彦斌很大的帮助,最终买五常制药厂付给地方政府的1000万,还是张晓兰协调关系从中国银行贷出来的。


关彦斌对此感觉无以回报。两人婚后,组建了一个新的“幸福家庭”。而这个被买下来的制药厂更名为黑龙江五常葵花药业有限公司,在夫妻俩的折腾下,开启了市场与资本的一代传奇。而且张晓兰不是花瓶,她曾经在公司的多个部门担任重要职务,并且是多个公司的股东、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就算是现在,和关彦斌离婚的情况,张晓兰仍持有几个公司的公司股权。


据报道,2014年葵花药业上市之后,张晓兰反而逐渐淡出了管理层。张晓兰淡出管理层的原因是双方在公司经营上出现了分歧,还是为了专心抚养“少主”,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在后来发生的事情上,显然是双方感情出了问题,只是现在已经说不清楚先有感情不和还是先有第三者插足。


据张晓兰的专访中谈到,在这段两地分居的日子里,关彦斌出轨了。关彦斌与张晓兰推荐的董事长秘书好上了,而且两人在一起同居,甚至还不避讳公司的其他员工,甚至传闻女秘书为关彦斌生下了一儿一女。


张晓兰忍不下这口气,2017年双方协议离婚,离婚时,张晓兰将自己所持有的葵花药业64.97万股股权,葵花集团76.01万元股权与金葵股份120.8万股股份全部转给关彦斌,后者以现金方式补偿9亿元人民币给张晓兰。至2018年12月案发前,已支付6.5亿元。


由爱及恨,举刀花落

根据相关媒体报道的信息显示,双方离婚以后的2018年12月22日,关彦斌找到前妻张晓兰,就后续的财产分割和股权交割的很多工作进行沟通。但不知基于原因,两人在谈话中发生激烈争吵。之后这位关董事长抄起菜刀爆砍张晓兰四刀,造成张晓兰失血性休克。而且双方的唯一儿子葵花“少主”目睹了整个过程,当时“少主”也才9岁左右。行凶过后的关彦斌以为张晓兰已经死亡,于是试图举刀自尽,被张晓兰的家人拦下,不幸中的万幸,经过全力抢救张晓兰最终摆脱了生命危险。


2018年12月23日凌晨,警方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二院找到了正在包扎的关彦斌。同年12月29日关彦斌便被大庆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监视居住。当时据称关彦斌获得了张晓兰儿子的原谅,因此在很短时间内解除了监视居住,改成取保候审。2019年1月24日,大庆警方对关彦斌刑事拘留。同年1月31日,关彦斌被批准逮捕,一审法院于2020年7月判决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


目前,关彦斌已经提起上诉。


另外,从公开信息来看,张晓兰曾经就离婚协议书的内容提起离婚后财产纠纷以及抚养费纠纷,起诉的时间都是“杀妻”事件之后的2019年,但是两个案子都以撤诉结案,撤诉的时间是2019年的9月。


抚养费纠纷案,原告“少主“,法定代理人,张晓兰,被告:关彦斌。据说抚养费金额为人民币6000万。


离婚后财产纠纷案,原告:张晓兰,被告:关彦斌

笔者推测,被关在狱中的关彦斌肯定千百次的恨自己,恨自己不该拿刀砍伤张晓兰;千百次的恨张晓兰,张晓兰完全可以不用跟他抗衡到底,退一步海阔天空,进一步刀光血影。


关彦斌和张晓兰一手拉扯大的葵花药业,更像是一个他们俩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他们俩爱的结晶“少主”尚未成年,“葵花药业”这个孩子已经被关家大小姐、二小姐顺利接管。虽然表面上关彦斌仍然是“葵花药业”的最大股东,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但是此葵花还是彼葵花吗?11年监狱生活,可以过的很快,也可以过的很慢。


    事已至此,真是让我们唏嘘不已。就这个事件中的法律问题进行简单分析:


【关于家庭暴力】


明明是关彦斌已经触犯了刑法,为什么我们还先讲家庭暴力。以笔者作为家事律师的视角,笔者认为,从关彦斌的个人经历、家族背景来看,关彦斌多半不止一次对赵晓兰动过手,只是之前没有造成较大的伤害,事情就不会被暴露。而往往是家暴,将家庭成员之间的纷争走向故意伤害的刑事犯罪。

同时,家暴也不分贫富和贵贱,我们已经看到了太多由家暴升级到故意伤害或故意杀人的社会热点事件

 对于家暴

首先,勇敢地向家暴说不,有人说,家暴只有0次和N次之分,所以不要给对方家暴的机会;


其次,若不幸经历家暴,请及时寻求家人、社区、公安机关甚至公益机构的帮助;


再次,认定家暴之后,受害一方可以获得相应补偿(往期文章:向家暴说不!


【关于公司股权分割】


我们看到,关彦斌、张晓兰同属公司股东,双方离婚时张晓兰选择退出公司,拿9亿现金走。


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所获得上市公司的股权,也同样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而且双方登记的比例不视为夫妻双方对于夫妻股权比例的约定,在离婚时双方仍然可以平分。但是关彦斌选择不断减持,拿钱换股权,并且双方和平分手。若不是后续双方发生的血案,真让人怀疑是不是双方假离婚,以换取部分现金的安全。


关于夫妻离婚公司股权的分割,在实务中极其复杂,不光是适用《婚姻法》,关于股权的处理上仍然应当适用《公司法》、《合同法》等。股权分割不光影响夫妻双方的利益,同时会影响公司及其他股东的利益,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离婚,仍然会影响广大股民的利益。所以在股权的处理上,一定三思而后行。


(股权分割见文末链接)


特别说明

文章系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盈合家族律师团队原创。欢迎对家事法律知识感兴趣的朋友转载、分享,转载时请标明出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法律建议,任何个案请联系律师提供专业法律意见。感谢支持!